12. January 2019 - 16:30 till 18:30
Share it on:

破蛋工坊(硅谷) 1.12 预告 药物研发商业案例分析:‘达菲-科研与商业的融合之作' | 1001 Page Mill Rd | Saturday, 12. January 2019















  一个认真做事的NPO(non profit org)












破蛋工坊 是破蛋计划继 轻聚会 和 深聚会 之后推出的系列活动。破蛋工坊 将在波士顿、硅谷、北京、深圳和新加坡等地定期邀请投资、法律、运营、市场、监管等领域专业人士,以及在科研成果产业化方面有成功经验的创业者,为大家带来更多角度的深度观点。 






破蛋工坊第八期(硅谷)
前吉利德科学公司中国区负责人
何公欣博士
药物研发商业案例分析:
‘达菲-科研与商业的融合之作'
  
【时间】
2019年1月12日 下午 4:30至6:30

【地点】
1001 Page Mill Road, Building One
Palo Alto, CA 94304

【费用】
破蛋会员 免费
非会员 $10
学生 $5
含简餐



 案例背景
1987年6月22日
吉利德科学公司成立于旧金山。

根据PharmExec(美国医药经理人杂志)公布的2017年全球制药企业排名top 50中,吉利德科学公司以处方药销售额299.92亿美元,研发费用39.25亿美元位居第7位。而排在前面的辉瑞、诺华、罗氏、默沙东、赛诺菲、强生,无一不是百年老店。


吉利德科学公司与达菲
 
当我们提起这家年仅31岁的药厂时,想到最多的是代谢类药物。将丙肝治愈的harvoni与sovaldi、用于青少年预防HIV的truvada,以及最近刚刚在国内上市的用于治疗慢性乙肝的TAF。然而,当它还是一家资源有限的start up时,通过自主研发获得第一个里程碑的药物是每一个流感季都卖脱销的达菲(奥司他韦)。
 



那么达菲是怎么从吉利德科学公司转移到了罗氏?


这个分子在研发过程中又经历了哪三个关键的选择才能脱颖而出呢?


这个分子的成功授权与上市许可又对吉利德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达菲的成功是否值得当下的创新药初创企业借鉴呢?



 
本期破蛋邀请吉利德科学公司前中国区负责人何公欣博士深度剖析达菲研发的前世今生以及吉利德公司从一个初创企业走到制药行业top 10的过程。


何公欣博士

1982年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毕业,1983年赴日本九州大学,1988年获合成化学博士,1988-89年任上海华东理工大学讲师,1990-92年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化学系博士后; 1992年加盟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 (Gilead Sciences Inc.),1992-2004年历任美国吉利德药物化学部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总监,期间负责替诺福韦前药在体外细胞中和体内临床一期和二期抗艾滋病毒活性研究,系替诺福韦新一代前药TAF主要发明人和研发项目负责人,TAF是当前全球最重要的抗艾滋病和抗乙肝药物(Vamlidy), 被誉为史上最强“乙肝神药”,也是艾滋病毒蛋白酶抑制剂 GS-8374 和 GS-9005 主要发明人和研发项目负责人;2005-08年任美国吉利德制剂与工艺开发部总监, 负责艾滋病毒整合酶抑制剂EVG的制剂研发和临床片剂生产,EVG也是捷扶康(Genvoya)的重要组分, 该药是目前全球最主要和畅销四合一单一片剂抗艾滋病药物; 2008-18年任上海吉利德有限公司首席代表、总经理,负责美国吉利德在中国的原料药生产以及供应链的建立和管理,包括供应商寻找和业务联系,技术指导和转移,质量保证,稳定生产及运输,负责管理在中国的原料药及中间体的定制和采购,负责联系和管理150多家在中国的 CROs 和CMOs,业务内容涉及整个药物的早期研发,后期开发,临床试验,政府报批,以及商业化生产。



【破蛋计划】
破蛋计划 (Podan Innovation Plan) 是注册于美国麻省的非盈利机构,会员为邀请制和推荐制。破蛋在波士顿、硅谷、中国大陆和新加坡均有设立分会。破蛋计划以波士顿为根基,集结了中美生命科学及相关领域医学、科学、技术、产业以及商业方面的顶级人才。破蛋计划旨在打造生命科学产业高端智库以推动生命科技产业化,打破跨领域人才合作、技术产业化以及资金对接壁垒,促进早期生命科学创投项目的孵化与诞生。
特别提醒:公众号首页底层中间
往期文章查看历史信息

更多可能,请扫下方!